Search

《米奇去哪裡》速記

演出單位:盜火劇團(Voleur du Feu Theatre) 時間:2019/04/19 19:30 地點: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

撰文/謝淳清(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研究所、淡江大學法語系兼任助理教授)


《米奇去哪裡》,從B級電影般的開場,走向黑色喜劇性的落幕。連結日常生活與喜劇情境,尤其重視心理內容。有如綜藝短劇風格的陳設與音效,營造戲謔和嘲諷。人物的詮釋,彷彿詼諧曲(Scherzo)的演奏,善用隨意與令人驚奇的特質,延緩穩定感的出現,累積對於安定的期待,再將氣氛推向高點,在恰當的時候。


老鼠米奇,是不在場的主角,挑明一家三口人各自在性格上的軟弱,以及有點問題的互動。孩子Jamie不願入席的早餐桌,讓這對年輕的都會夫婦,為了尋回孩子的寵物,狼狽地演變成一種共犯結構。再加上他們不擅於明智地行動,使得出於善意的救援,陷入一發不可收拾的惡夢。於是,調包計謀的差錯、見血事件的失控、良知受挫的餘波、外界傳來的騷動… 接續衍生的情節,逼顯速度的快感、爆發迫近的效果。一身對半拼貼的情侶外套,強調倆人關係的對立與互補。為掩飾而說出的理由、以坦誠為前提的溝通,引發歇斯底里,形成戰場般的砲轟,以及殺戮後的殘局與傷口。


劇照攝影:葛昌惠


實話,往往最叫人難以接受。真相裡,永遠有不想要的結果。然而,這對蹩腳伴侶之間的感情,似乎沒有想像中脆弱。幾近廝殺的嗆聲後,不忘給予安撫;掉漆的默契裡,存在著包容。或許可以姑且稱其為「後恩愛夫妻關係」:慣於一起挖洞給自己,也甘於與對方纏鬥到底。


終場,Jamie現身,在一場心理諮商的對談中,道出對於米奇的厭惡。謎底的揭露,如此平淡無情而殘酷。方才結束的尋鼠記,以及連帶關於親情的想法(比如說愛的教育),頓時顯得更加荒誕且毫無意義。在這發現「小孩的世故遠比大人的幼稚更恐怖」的當下,唯有心寒的感受。原來,米奇不曾被愛過。


在平行世界裡,或許米奇沒有離去,如果幸運,我們將同時看到《米奇歷險記》。


劇照攝影:葛昌惠


0 views
Copyright © 2019 Voleur du Feu Theatre. All rights reserved